茶语人生

2016-09-13 14:59

不敢说懂茶,但也是个爱茶之人。


  我的村庄在一个被称为长寿之乡的柘荣县,村后有一岩,百丈岩地拔起,断岩绝壁。相传在公元962年七月初七,18岁的七娘(人称“马仙”,尊称“马元君”)就在这百丈岩上采茶带体飞升成仙。祖母的白茶园就在这百丈岩前。我便是在祖母的熏陶下,自小学会从这百丈岩前的万绿丛中辨认并采撷野生茶叶的。祖母家的白茶只经过杀青,不揉捻,再经过日晒或文火干燥后加工而成。每每拿着汤色红润透亮,品着口感柔和顺滑的茶,一切纷扰、是非与尘嚣如清风拂水,阻扰在神思之外。我便在这淡淡的白茶香中成长成熟,而后奔向城市去奋斗属于自己的未来。


  有人说春的极致是四月,因为四月是春的高潮,夏的序曲,也是严寒中难以忍受的折磨后大自然的馈赠。但今年的四月却总是阴雨绵绵,天气也一直回不了暖。我在办公室里望着窗外阴霾的天空,想到工作上的层层压力,更是头痛。祖母的电话就是在这时响起,絮絮叨叨的叮嘱我那顽强了快一个月仍不见好的咳嗽。电话里热闹的背景音,如一缕灿烂的阳光伴着淡淡的茶香,劈开了我满室的忧愁。猛然想起,清明谷雨采茶忙,祖母定是和村民们在白茶园里快乐的忙活着。


  最爱祖母家清明的白茶园,春意盎然,春意甚浓,这时采摘的茶叶叫清明茶。清明时节采制的茶叶嫩芽,大多都是新春的第一出茶,因清明茶色泽绿翠,叶质柔软;且茶叶无污染,富含多种维生素和氨基酸;香高味醇,奇特优雅,是一年之中的佳品。


  既然暂时回不了家,但是可以借茶香茶韵到白茶园神游一番。我拿出祖母早先给我寄的茶。打开茶盒盖子时,淡香已悄然袭来。那淡香,若有若无,却让人心生敬意,这可是来自大自然里本色本真的香啊!先用清水漂洗干净老白茶茶叶上的浮尘,然后让我用电壶将水烧至起蟹眼,将沸未沸之际,将茶叶投入壶中烹煮,稍煮片刻便将茶汤倒出。茶叶自入壶中,便开始了美丽生命的复活与再生之旅。从与滚滚沸水缓缓相拥的那一刹那起,老白茶的茶叶就被唤醒了!同时被唤醒的,是茶淡雅悠长的香味。只见煮出来的茶汤红润透亮,老白茶的嫩芽稍稍迸开,状若丁香。轻轻一抿,滋味甘爽柔软、鲜浓醇厚,满室灵秀之气的茶香,随着氤氲的水雾,飘浮于空气中,充斥在每个角落。


  古人常常视茶禅一味,此意在于茶可洗心,可去俗念。老白茶的几经沉浮,如人生的几经波折。没有波折的人生是一种遗憾,如同没被开水冲泡的茶叶一样失了茶味。喝茶可随意,不必拘泥于环境与杯具,茶的由深变淡,如人生:穷究天际,不过春秋时。岁月沧桑,自当呼吸间。人走茶自然凉,非是人为如此,而是自性使然。既如此,不乱于心,不困于情。不畏将来,不念过往。如此,安好。生命的真谛是找寻真爱和追求无限的喜悦,跳出解锁后,反而能看清形势,获得自由与独立。近而才会对大自然万物有了很深的爱与理解,其实这也是与万物相合的前提。不先纠正自身的扭曲,也就无法去施展纠正造物扭曲的才华,如果一味去寻找梦里的未来,就会产生对现实的无奈。其实,路,一直都在。就这样,连着几日,我都让自己在办公的下午,偷得浮生半日闲的煮一壶老白茶。看着袅袅茶香,品着甘甜茶味。我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找到了工作的解决办法。更让我意外的是,困扰我近月余的咳嗽竟然也慢慢的好了。虽未饮茶醉茶香,但的确茶罢归来香满身。


  感谢与柘荣百丈岩老白茶相伴的日子,也想念那百丈岩下绿油油的芬芳茶园。